大众计算机学习网欢迎诸位!收藏本站注 册登 陆
常用教程:基础知识网络知识操作系统WPS网页制作数据库算法网页成功之路网络安全最新技术古典mid流行midmid背景下载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文章页

史玉柱:我的成功没有偶然因素

Admin | 2007-12-20 20:32:45 | ReadNums | 4714 | 标签 成功之路 | 打印本页
              重新崛起的史玉柱像个谜团,让人疑窦顿生的原因在于他身上背负的诸多矛盾体:他曾经的“中国首负”与如今的保健品“首富”、网游行业“巨头”身份形成鲜明对比;他“对行业规则从来就不理会”的营销论造就了他的成功,而这种成功却令人无法效仿;他“孤独者”的外在印象与“成熟稳重”、“有男人味”的内部评价实际上是两个矛盾的结论。

  近日,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商业巨人首次坦然回应:“过去的失败缘自管理和战略的失败,我现在追求的是完美主义。”

  采访当天,身穿红色T恤和白色运动裤的史玉柱醒目、惹眼,看上去非常的干净利落。他说红与白是自己酷爱的两个颜色。

  谈到外界对其个人的评价带有阴暗隐晦的色彩,史玉柱坦然调侃、自我剖析:“因为我曾经是失败者。这可能就是中国文化。硅谷是容忍失败的,而且投资人对失败次数较多的人更信任,觉得你能避免失败。相比之下,国内环境对失败者还不够宽容。”

  “我没有蔑视规则,只是创造规则”

  在中国商界,史玉柱制造了一个又一个“神话”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,史玉柱借款4000元人民币创业运作“巨人汉卡”,赚下第一桶金;1993年,巨人推出中文手写电脑等多种产品,成为位居四通之后的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;1995年,史玉柱被《福布斯》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;1997年烂尾的珠海巨人大厦为史玉柱带来数亿债务,他沦陷为当时中国内地个人“首负”; 2000年,史玉柱开始运作“脑白金”,后又以“神秘人”身份宣布清偿巨人大厦所欠的预售楼花款;2005年,史玉柱进军网游,推出《征途》免费网游的新规则,一年后做成了用户数第一。

  “很多行业内的人都是一开始反对我,后来又跟着我学。因为我并没有蔑视规则,我是自己琢磨规则、创造规则。”他举例说,“我以前玩别人的游戏时,‘打怪’时动作机械,真累,致使后来我花3000元专门雇人帮我打怪。以前创立这种‘打怪’规则时的说法是,为了让玩家通过辛苦操作,珍惜升级,但是,如果这种‘打怪’几乎所有玩家都反对,这个规则肯定就有问题,所以我后来提倡端着咖啡杯‘打怪’,就有人说我破坏规则。但现在大家都按我的规则来。”

  同样的“行业规则”出现在脑白金的店面营销上。史玉柱的这一得意之作已为业界所公认。在全国各地商场上,脑白金的摆放位置、包装盒上字体颜色、大小都恰到好处,它的黄色和蓝色的主色调最显眼,至今为很多保健品所效仿。

  史玉柱给外界“商业奇才”印象的最大原因,一是他选择了最好的两个行业:保健品和网络游戏;二是他是天才的营销大师。但了解史玉柱的人并不这样认为。

  刘伟,史玉柱旗下网游公司“征途网络”的总经理,15年前到巨人公司时担任史玉柱的秘书,1994年开始做巨人集团的副总裁。“他确实是个很有销售才华的人,但这是建立在他非常了解市场的基础上的。”刘伟说,“他虽然是个高智商的人,但同时也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。”

  史玉柱的营销理念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最初经历。上世纪80年代史玉柱就读于浙江大学数学系,毕业后分配到安徽省统计局,做过三年的农村调查。学数学的人往往逻辑性强,也很认真,而统计工作锻炼人吃苦耐劳、不怕烦琐的调查精神。史玉柱说,他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跑去商场,问那些买脑白金的人为什么要买脑白金;在脑白金最早起家的江苏江阴市场,他甚至挨家挨户去问农村老太太,怎么才会买保健品,最终得出的结论是,很多老人想吃保健品,但不舍得自己买。著名的一句广告词就在这种上千次的调查中得出:“送礼要送脑白金。”

  不过,“现在民营企业家玩命的少了,休闲的多了”。史玉柱说他既不会打高尔夫,也不爱出国旅游,甚至很少健身运动。他对于每天如何运动的经典回答是:“我每天有很多小时在骑马(网络游戏中的虚拟骑马)。”

  “我是完美主义者”

  “沉浮”一词似乎并不太适合史玉柱,因为他其实只失败了一次:巨人集团负债关门;但他成功了三次:巨人起家、脑白金崛起、转战网游。

  对于当年巨人公司的失败,史玉柱有两点反思:一是战略方向失误,如先后开发出了服装、保健品、药品、软件等30多类产品,最后大都不了了之。二是内部管理不善,如拖欠的1亿多货款不能追回。

  现在,脑白金已经销售了100多亿元,没有一分钱坏账。痛定思痛后的史玉柱有了一种管理创新——每个销售经理背后附带多人信用担保。曾经有一个大区经理不信这个“信条”,结果他与他的一系列担保人一起被罚50万元。

  “他在管理上很细心,每次去商场的脑白金销售点调查时都首先看看有没有灰尘,是否有假货,以及生产日期等。”他的检查还经常出其不意,当销售区经理在最好的销售店面做充分准备后,他却要求换店观看;甚至上车后才决定查看哪个销售店,常常选择乡镇这一最令人忽视,却又最能体现管理细节的地区。

  对此,史玉柱的解释是:“我曾经是一个著名的失败者,我害怕失败,我经不住失败,所以只能把不失败的准备工作做好。”史玉柱说他最爱看的一本书是《太平天国》,他想研究太平天国为何失败。

  史玉柱还希望打造完美的公司文化。“公司招人的时候看重白纸一张的人,希望用公司文化来影响他,培养他做事认真、执行力强的精神。”“征途网络”总经理刘伟笑称,“有人说,你们公司高管的说话、腔调等基本都一样,外表温和,做事认真。”

  尽管史玉柱给外界“沉浮”、“动荡”等印象,但其“嫡系”却相当稳固。据刘伟介绍,虽然经历了巨人公司数年的停业,但现在脑白金和征途的多数负责人早在1992年至1994年期间就是巨人公司的员工。

  纪学锋,“征途”项目负责人、史玉柱成立征途公司时挖来的第一批网游骨干之一。作为史玉柱的“新嫡系”,他的看法是:“公司各方面都很开明公平,只要有实力,就会有机会。大家做事的时候拼命做,小事则不拘泥于细节,整个过程让人能实现个人价值。”

  “第三代企业家赢在商业模式”

  学界有一种说法,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出现了三代企业家:改革开放初期,以大邱庄禹作敏以及步鑫生、马胜利等为代表的第一代企业家,他们有的因违法走进监狱,其他的也大多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;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,以联想、海尔、方正、华为等企业为代表成长起来的第二代企业家,以低成本制造优势参与了全球产业分工,创造了“中国制造”的奇迹;上世纪末,随着新的商业模式不断产生,催生了以沈南鹏、陈天桥、江南春、马云、李彦宏等第三代民营企业家。

  谁是史玉柱最佩服的企业家?“我敬佩柳传志。”不过,史玉柱觉得段永平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:跳水运动员不是动作越多越好,而是越少越好。

  早年的史玉柱常常与下属谈理想,但现在连上市也谈得不多,尽管登陆美国股市是他的职业梦想。“首富只是一个概念,我还是愿意把现金投到容易变现的资产上。最好不要在企业价值上搞攀比,如果要搞攀比,你比不过李嘉诚,比不过盖茨,结果还会让自己很累。”史玉柱淡淡地说。

  对于外界经常冠之于其身的“豪赌论”,他非常惊诧:“有人说我豪赌,恰恰相反,我是胆子最小的人。我投一个产业,有几个条件:首先判断它是否为朝阳产业;其次是我的人才储备够不够;还有资金是否够;如果失败了是否还要添钱,如果要添钱我是否准备得足够多。我的观点是,宁可错过100次机会,不瞎投一个项目。我一直反对多元化,我不会再开第三个东西,我的下半辈子就靠做网络游戏。我已经45岁了,摔完跤后这几年感觉自己的冲劲越来越小了。”说这话时,史玉柱语气平和,但态度坚决。

  (摘自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07年第39期)


问题未解决:在线咨询

网友评论

(访客)
内容实用原创,讲得很好。
20xx年x月x日
(站长)
有问题请在线咨询。
20xx年x月x日